寄情音樂的曠世奇才-柴可夫斯基

  柴可夫斯基(1840-1893),他的父母都是中產階級,從小便希望他成為一名律師,但他對這樣的生活厭惡到了極點。由於他的個性優柔寡斷,根本不懂得如何建立人際關係,從此寄情於音樂世界。 他的人生可以說是充滿了矛盾,他雖與當時著名的音樂家交往,但卻格格不入,想遠離俄國卻又思念家鄉,只要一想到與人接觸又不自在,內心卻又渴望愛情。直到仰慕他作品的梅克夫人出現,柴可夫斯基的可求才得以實現。 柴可夫斯基從1877年開始替梅克夫人作曲,兩人彼此的魚雁往返也達到1100封。1890年,梅克夫人破產,停止對柴可夫斯基每年六千盧布的資助,使得柴可夫斯基從此一蹶不振。柴可夫斯基因為他說話尖酸刻薄而得罪不少人。 他批評韓德爾”極不入流... 談不上半點趣味”,又說理察•史特勞斯”缺乏天份的程度簡直令人難以置信”;日記中亦曾提到”我今天彈了無賴布拉姆斯的作品,唉,他真是個缺乏天份的渾蛋!”有人說他得了霍亂而死, 也有人說他是受不了上流社會對他的毀謗性傳言,真正的死因不得而知。

1812 Overture

  此曲不同於柴可夫斯基其他作品的風格,敘述拿破崙遠征俄國慘敗的情狀,巧妙的加入了法國馬賽曲與俄國國歌,象徵了兩國戰爭時的盛衰。

Piano Concertos No. 1 in Bmin (Op. 23)

  這是柴可夫斯基的第一號鋼琴協奏曲,當時魯賓斯坦認為這首曲子應該撕掉重寫,柴可夫斯基則發誓一個音也不改。最後,魯賓斯坦和所有專家的眼鏡都破了。

Symphony No. 3
"The Nutcracker Suite" (Selections Op. 71A)
  這是以霍夫曼童話胡桃鉗與老鼠王改編而成的,在1892/12公演時並未受注目,直到1934年在倫敦演出才廣受歡迎。
Swan Lake(Op. 20)
Ballets
The Seasons (Op.37a)
Violin Concerto in Dmaj (Op. 35)